让新质生产力赋能农业现代化走在前
2024-04-03 82

  习总书记在参加十四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江苏代表团审议时强调,要牢牢把握高质量发展这个首要任务,因地制宜发展新质生产力。作为农业大省,江苏如何紧紧抓住创新这个“牛鼻子”,以新质生产力引领赋能农业现代化走在前?3月15日,在由省乡村振兴研究会、省农科院、南京农业大学主办的“发展新质生产力与农业现代化走在前”专家研讨会上,来自产学研一线的专家学者、企业代表等,聚焦生物育种、智能装备、智慧农业、人才培养等把脉支招,为农业现代化走在前贡献智慧和力量。

  种子是农业的“芯片”,是粮食安全的基石。“生物育种是确保粮食安全的重要源头,持续提升食物总量和质量愈加倚重生物育种科技创新。”研讨会上,中国工程院院士万建民指出,当前,全球生物育种迎来新一轮科技和产业变革机遇。“从我国来看,生物育种尚面临不少挑战:生物育种基础研究原创不足,前沿育种技术短板依然突出,重大新品种研制能力亟待提升,种业企业育种创新能力亟待提升,种业科技创新体系尚未完善等。”

  直面生物育种存在的问题,破题之策是什么?万建民认为,应从构建新型生物育种创新体系、加快生物育种技术原始突破、推进生物育种重大平台建设等方面发挥政府主导作用,推动科研机构与企业合作,加快我国自主研发的生物育种成果产业化应用。“生物育种是种业创新的核心,必须加大生物育种与产业化力度,突破关键技术瓶颈,培育战略性新兴生物产业,保障国家食物安全。”

  “发展农业新质生产力,要改变过去那种依赖高投入获得高产出的传统生产方式,需更多依靠科技赋能。就育种而言,还需要加强智能化、数字化技术的应用,提高效率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江苏里下河地区农科所研究员高德荣补充说,目前大量的田间数据调查仍依赖人工,关键时期需要所有人全部精力投入到田间观察记载中,迫切需要通过发展新质生产力实现对传统育种的优化升级。

  “从市场角度看,一个表现出色的品种,除了育种环节让品种本身优势特点明显外,还必须搭载良好的繁育制种方案,再通过优秀的推广模式,才能转化为种业市场的新质生产力。”江苏省大华种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丁涛表示。

  20个人,管理7000亩稻田,综合生产效能提升20%以上……在苏州太湖现代农业示范园,依托数字技术,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艰辛,正在被高速运转的数据与机器替代。

  农业要强,装备必须强。农业装备具有提高劳动生产力、资源利用率和降低劳动强度的综合作用,推进农业现代化走在前,离不开科技装备的支撑。

  “智能农机装备是当今世界农业高科技战略必争和产业化重点领域。”农业农村部南京农业机械化研究所副所长、研究员曹光乔指出,江苏农机装备制造和应用多项发展指标位居全国前列,“以新质生产力引领赋能,江苏省有基础有条件加快建设全国智能农机装备制造和应用强省。”

  曹光乔建议,当前较为紧迫的是培育壮大智能农机产业集群和链主企业。比如,重点培育南京“农业专用传感器、智能导航、大数据应用”、常州“高性能拖拉机、收获机、移栽机”、苏州“插秧机、无人机、农业机器人”、扬州“先进饲料加工装备、养殖设施装备”、镇江“高性能拖拉机、收获机”、盐城“果蔬茶管理装备、高端农机具”、徐州“智能排灌装备”、淮安“高效渔业装备”等8大产业集群。

  智慧农业是未来农业的发展方向。“智慧农业的关键在于如何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。”省农业科学院信息所所长、研究员任妮介绍,基于此,她的团队正致力于“场景+链式”智慧农业整体解决方案的自主研发,奋力推动农业产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,“‘场景+链式’模式,是一套智慧农业的整体解决方案,这正是为了实现发展农业新质生产力的目标。”

  在现代农业发展的浪潮中,机械化不仅是推动农业生产方式转型升级的核心动力,更是吸引和培育农业人才、解决“谁来种地”问题的关键所在。

  “做农机手比较辛苦,行业里新鲜血液目前来看还是太少。”苏州久富农业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正华认为,“我们需要培养更多具有情怀且具备相应能力的人才,引导其入行,政策性地帮助他们学习相关知识,并给予更多经济方面的支持,做好兜底工作。”

  新技术的创新、掌握和使用,都需要人才。“发展新质生产力的核心要素是科技创新,创新驱动实质上又是人才驱动,而人才培养主要依靠教育。”南京农业大学校长陈发棣直言,发展新质生产力、推动农业现代化走在前,要充分发挥农业高等教育的支点作用,培养知农爱农的创新人才,“面向发展新质生产力,正在积极申报数字经济、新能源科学与工程等新兴专业,自主设置植物表型组学、智慧农业等交叉学科。此外,以重大科创平台为高层次人才培养提供保障,破除人才培养体制壁垒,推动人才跨专业合作、跨领域培养,为高层次人才培养拓宽路径。”